沐二桃桃

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

又是一场决定了告别的奔赴。
比起九月的出行,这一次,蓄谋已久,也拖延很久。从2011年12月的初次见面,到2012年4月的想要出坑,到后来断断续续的回头,即便出了坑,已久戒不掉为她而奔赴的瘾头。
直到,这一次。
以一个普通观众的身份,在台下,认真看完了她的一整场话剧。看着两边的粉丝,有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,她们是曾经的我,而我则已跳脱了粉丝的身份。
对于严小姐,最多的,还是感恩。六年里,尤其是前三年,真的是我很大的精神支柱。
还会留着那个微博号,还会留着那条围巾,还会留着那个巧克力盒,因为她是我曾经的小太阳。

小助理,从此,江湖不见。

曾经那个放荡不羁,棱角分明的骚年,终究屈服于生活,不再有生气。

可安于现状就真的再没有了突破吗?

真可怕,总以为属于自己的人生才开始,就过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。

还好,还会有一些小执念,还能支撑自己不会彻底颓废。

只有做了坏事,才会乖。

原来,你走,我不会留,可你回头,我会心颤。

你说的,我都信。可,对不起,我不可能还在原地。

大概,委屈、生气以后,寻找一个柔软可被包裹的小空间,是一种本能。

而跟所谓的匹配指数满分的星座相处,也并不会一直顺遂。

他们如此,我们亦如此。

担心的都要发生了,可还是希望都不是真的。

桃子大了,脾气也大了。

情之一字,过去了,就掀不起波澜。

想写点什么,留个纪念。起因大概是因为J的又一次拉黑,而这一次,真的没有什么心痛的感觉了。蓦然发现,曾经矫情到死,现在也可以冷漠到绝情了。


跟J相识,也是一种缘分吧。当时刚喜欢上M没多久,有正巧M在上海有一个活动,去之前临时认识了一个妹纸,一起稀里糊涂去了现场。当初在粉圈还算比较嘚瑟的,圈子里的人也不多,所以很快就在微博上接上头,在现场又遇到了几个人,其中就有J。后来还跟J开玩笑,大概这也是一种缘分吧,在追星认识的机油里,只有你是先认识,才知道网络上的你是怎样的。然而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J抗拒我的靠近,理由就是我认识的只是网络上那个粉圈大大一般存在的她。多可笑。


其实在跟J认识之后的半年里,并没有多特别,只是真的会在聊家常的过程中,很自然地心疼这个明明很优秀却自卑的姑娘,会心疼她的过去,会想照顾她的将来。后来自然而然的,就会把她放在优先的位置,只要她一个电话,无论在做什么都会停下来,直到她说再见,再继续着没做完的事。


故事的转折,大概是因为我撮合了一对天南海北的小伙伴在一起,虽然后来的结局也挺讽刺,但当时一切都很美好。作为灯泡,陪着她们去了一个很美也很有意义的水乡。然后,也是个巧合,在回程的火车上,看到J跟另一个小伙伴的对话,话题的中心是我,J说,要把我私有化。大概就是那时候,我们开始以兄妹相称,之后的日子里,交流更频繁,感情更深厚。说来也奇怪,其实我们见面的次数并不多,但就是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。那个暑假,她回家学车,我回家打工,我俩相隔大半个中国,但每天都会联系。那会儿每天八九点才下班,要一个人走夜路回家,都是她电话或者微信一路陪着我说话。


说是转折,是因为那时候开始,我渐渐意识到了自己的情感发生了变化。直到某一天,她的负能量爆棚,心疼着她的自卑,一下子没控制住表了白。意料之内的,被拒了。理由不外乎,她是一个传统的人,我们是同性,不可能。大概那时候的自己真的是一个矫情到死的一根筋吧,捅破了窗户纸以后,就固执得作到底。终于,在一次次不欢而散的沟通以后,被拉黑了。


大概那段时间的颓废,那近一年的失眠,每天四小时不到的浅睡眠。除了舍友们,只有Y知道了吧,跟Y熟识也是在那段时间里,一周一次去Y那里,跟她见面,可能是因为Y感同身受,所以更懂得那时的我需要什么,也懂得怎样守住自己的情,所以,我跟Y最后成了特别深厚革命友谊的挚友。其实Y大概也明白,我会一趟一趟往她那里跑,是因为J也在那座城市吧。还好,Y是一个特别能治我的人,她不会一味地指责我,也不会一味地惯着我,每一晚被她嫌弃到崩溃才入眠的日子,时至今日回想起来,都很感激她的开解。


再后来,J是怎么又跟我联系上的,我有些忘记了。总之,当初或许还带着不甘心,就算是做回了朋友。因为那会儿跟Y依旧走得很近,J还曾话里话外带着些醋意。只是,我都不曾是她的谁,我最多也就是尽量不跟J提到Y而已。再后来,J说喜欢一个男孩子,我说追啊!当年的我还不是如今这个渐渐淡退到无人知晓的小透明,那时的我,高调张扬,会花心思哄小伙伴们开心,J就找到我,希望我帮她出主意。我答应了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最后也没追成。


再后来,J还喜欢过一个女孩子。当她跟我说起来的时候,大概真的是往我心口插了一把刀,还搅了好几圈吧。那时候的自己,真的是挺犯贱的,明知道不值得,明知道不应该,还是不忍心拒绝,也不想她不开心的时候,她想找我的时候,找不到我。


再次掰了,好像是因为我喜欢了一个她曾喜欢的阿姨吧,然后我们有了一些分歧,莫名其妙的就冷战了。而在那之前,刚说好了,那个假期要去她那里给她做饭,陪她生活。最后,也只是各回各家罢了。


而这一次,对我来说,可能更像是翻身告别过去的一个节点。在一段时间以后,我主动地删除了微信好友。也没有理会她的挽留。因为我知道,我很容易会心软的,事后也证明了这一点。


在这段时日里,并不是完全没有关心她,会偷偷翻看她的微博,会偷偷去看她对非好友公开的朋友圈。知道她过得很好会很开心,看到她不开心也会很难过很无力,同时,也会很讨厌这样的自己。


后来,J微博私聊我,说放不下,在乎我这个朋友。果不其然,我心软了,又加回了好友。还会心疼,也会尽力去开解,想去温暖,可是再也没有曾经只要你开口,我奋不顾身来保护你的勇气了。


再往下,我认识了一个虽然缺点很多,虽然很孩子气,虽然很玻璃心,但是大多数时候会包容我的小脾气的现在的老公。我知道,我该彻底放下一些事了。慢慢地少了联系,学着真的放下。在她跟我抱怨没人真心爱她的时候,其实还是心会很疼,我真的付出过真心啊,可是没有被珍惜。时间不对吧,所以一切都是错过。她或许只是戏言,说要来参加我的婚礼,我同意了。最后她并没有出现,意料之中。


再后来,真的就几乎断了联系。直到今日,因为下个月要去看M在临市的话剧,我俩的故事毕竟是因为M才开始的,想告诉她一声,我会一直把她当做朋友,因为所有付出都是真心的。却发现,需要好友验证。大概,最讽刺的莫过于此。


好在,这一次,并不痛,也不会再失眠了。

单纯觉得加班没所谓而已,为啥非要这么复杂?其实哪天休息不是休呢?